feather is loose゜

点不点呢呼呼——






如果按英语翻译的话会很神奇呢,不过真正名字是「羽松」

安艾

米英

天雷all向cp

其他cp欢迎安利

太太们真棒!我也要加油!

【Linli Linli】

额,我是想分四步画的,然后现在才第一步,没有把想表现的表达出来真的是心酸。

耀君我刻画的太少女了,后面阿尔会黑(?)大概是个渣男,亚瑟太温柔了,其实更喜欢强势的他。

主角就是日中米英四个人,八点档连续剧,大概是耀→英→米→日→耀这样的循环(贵圈真乱)不过tag就是结局cp了,注意避雷

背景:米英同居,菊耀同居,互相是邻居。新东方高级技师王耀,著名同人志画家本田菊(高中生),APH公司销售部总经理亚瑟(不怎么忙),学习天才高中生阿尔弗雷德。奇怪的设定......

题目是拼音,自己猜吧。

我喜欢黑白,这构成了我不上色的理由,下次见!「跑了」

你有病

cp:米英

标题简单明了,嗯

文笔差,随便写写就当520快乐了

好茶是老铁闺蜜的关系,全场演绎最佳「荔枝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盯着面前白花花的墙壁,自己也不知道在这里坐了多少个小时,总之等到他双腿麻木想站起来时,王耀就进来了——顺道带了一盘荔枝。

“好了好了,说说看吧,你那里不舒服。”王耀翘着二郎腿,将长长的袖子挽在胳膊上,双手剥着荔枝,好吧,全然没有一位医生的模样。

“身体并没有什么不舒服,只不过心有点堵。”

“得了吧你,没什么不舒服你挂我耳鼻喉科!”他将果皮和果核放在了卫生纸上,“还是说你只是单纯的脑子有病,嗯......精神科出门左转一直走。”

“嘿!能看精神科我还用问你!”见王耀一脸智障的看着自己,“呸!你才脑子有病!”

“不打趣了,我们的柯克兰少女遇到了什么感情上的难题了吗?好吧,除了这个我也想不出其他你来找我的原因了。”除非你又把厨房炸了。

“啊,那个......”亚瑟支支吾吾的,倒是有了青涩少女的娇羞感,但这使王耀一阵恶心。“今天早上你出了门之后,阿尔弗雷德就翻过了阳台过来。”

自从把阳台的墙打穿过后他就经常这么做,好吧,其实隔壁那群人都这么做,仿佛拿出他们的备用钥匙开个门是一件无法原谅的事,甚至都不愿意敲门。

“他说他喜欢我。”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亚瑟的脸已经红到耳根,房间里的空调并没起什么作用。

王耀拿起刚剥好的荔枝塞到亚瑟嘴里,甜甜的清凉的感觉滑入口中,“等会下班多买点吧。”

“我在冰箱里放了两天了也不见你吃啊。”

“谁知道这是什么呢。”

“言归正传了啊!既然他跟你表白了,你想怎样。”王耀嘴里嚼着荔枝,“想拒绝他吗。”

“嘿!这是当然的吧!他比我小了四岁,生活方式完全是一个小鬼!”

“他已经成年了,至少在中国法律上讲。”王耀吃掉了最后一颗荔枝,“我记得他刚搬来的时候你说那是你的菜。”

“那是因为我还不了解他。”

“那现在了解了吗?”

“......”

王耀看着桌子上已经空掉的水果盘,摆摆手道:“亚瑟,如果你也喜欢他,就回去回他一个吻宣誓主权,如果你不喜欢他,那就给他发消息说你是我的人。”接着端着盘子出了门。

等到他再回来时,座位上已经没有人了。

好吧好吧,都是小鬼而已。悠闲的吃着荔枝的王耀如是想着。

阿尔视角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亚瑟还没有出门前,我和室友玩真心话大冒险,不出所料的输了,我就知道弗朗西斯他们拉着我玩这个游戏准没好心,不过还是愿赌服输。

他们三个激烈讨论了一会,基尔伯特跟我说:“亚瑟就在隔壁!你去和他告白!超级简单吧!”

个屁,不过hero我还是去了,毕竟愿。赌。服。输。

然而当我对亚瑟说出:我喜欢你的时候,他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,我的心也不在怎么跳的厉害,就像我真的喜欢他一样......

诶?我喜欢他吗?!

诶!!!

当我回过神来时,亚瑟已经跑出去了,我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,会不会被误会啊。

于是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弗朗西斯他们说我干得好!然后去找新的玩伴了。我打算在这里等着亚瑟,总有直觉告诉我亚瑟会来找他的,我就一直等,还顺道和那大蠢熊打了一架。

我等睡着了,将我唤醒的是一个吻,听起来像睡美人,不过这个吻软软的甜甜的,尝起来像荔枝,然后鬼使神差的,我按住了这个毛绒绒的脑袋,加深了这个吻,对方的吻渐渐变得无力,好吧,我好像把别人弄窒息了。

我松开手,就见亚瑟跪坐在地上剧烈的呼吸,而我......好吧心跳已经不受我控制了啊!

“我,我也喜欢你。”亚瑟的脸红起来了,就像......荔枝?好吧!我肯定是中毒了。

但是我非常高兴!我也喜欢亚瑟,即使在被坑告白之前我都不知道,但是现在我对他的爱,天地万物无法比拟。

我抱住了他,闻着他红茶与玫瑰的气息,莫名的让人安心和愉悦。

“那个。”

嗯?亚瑟还想说什么吗?

“我是上面那个,对吧!”

即使是现在骄傲的样子也非常可爱啊,但是呢。

我对亚瑟笑了笑:

“不可能的。”

后续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王耀真的很后悔,自己家的老铁被猪拱了,吃了自己的荔枝不说,还总是来自己的套间秀恩爱!嘤嘤嘤——老铁都不怎么和我玩了,心酸......

滤镜真是个神奇的东西

喜欢西杉很久了,终于产了一回粮,天哪!感动到我自己了/哭

西杉算冷吗?但是我要吹啊!就算不以米英为基础,他们也超可爱的啊!

平时不着调但是有时候就很帅气,对人很温柔而且做事认真可靠,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(在我眼里)就是这么配!

tag我想把米英打上,但是感觉又不对,所以啊.....

打上!就当我玩梗吧!

我会一直喜欢他们!我会产粮哒!有人一起萌吗!

【我最最最喜欢杉山君啦!】

【/ / / / / /】

(躺倒,死亡)

娘塔大逃杀①

怎,怎么说呢,第一次发有点紧张唔呃呃。

首先还是点一下吧提示吧:

在贴吧上看了染的《APH大逃杀》之后深有感触,但是是转载的很多原文都不在了,看不过瘾啊!!!(怨念,毕竟是09

还是10年的作品了)

于是,不仅是致敬也是自我满足的产物。

不想写的太血腥,额呵呵呵!

以下注意:

有组合甚至cp向,味音痴、恶友、水油?铁三角

黑化有,病娇有,比起黑塔的拿刀就干娘塔就更偏向比心机了吧/笑

血腥当然,涉及一级二级重级伤残,皆正常

文笔不好,有点啰嗦,还有点健忘

ooc涉及

设定有改(反正原著什么设定我也不知道,没看过呵)比起大逃杀更像是全新的逃生游戏呢

如果没问题!!!就一起来嗨吧!

(血腥狂欢?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总之,当玛格丽特醒过来的时候,就看到了维蕾娜小姐。

说实话,她在这次醒过来之前睡过去了两次,因为平时完全不用担心别人发现自己,自己还挑了个好的山洞藏起来。而这

次维蕾娜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,使她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手边的长弓。

“维蕾娜小姐,你知道我们平时没有什么来往,你为什么要来找我。”玛格丽特一只手伸向另一旁的箭矢,以便随时一

战。

“啊......你离我最近。”平淡的语气毫无破绽,可这种时候可不能掉以轻心。

“你是怎么发现我......”的。话还没说完就看对面那人从背后拿出了GPS和地图。她还一直以为那是武器。

“这是我分配到的东西,真是的,为什么不是一件乐器呢?”维蕾娜小姐貌似有点生气。

“如果是乐器的话完全不能自保吧。”说着收起了箭矢,毕竟对方没有武器,而且维蕾娜小姐的弱不禁风是学校里的人有

目共睹的。

“所以呢?把我们带到这地方自相残杀?恶趣味。”

“GPS上只显示了位置可没有我的名字,就不担心对方是敌人?”

“反正也是死,我在这种游戏里活不到最后的。”她轻笑“这种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。”

但是你完全不会承认自己是个路痴。

然后从森林里传来了枪声,惊起了乌鸦。

位置暴露。

“合作吗?”维蕾娜说。

“如果我现在杀了你可不用这么麻烦。”

“但是你不会。”

“......”为什么这么肯定呢?

“在学校里,你可是被称为最温柔心软的人呢,只希望你一会不会这样,不然我和你合作的意义就没有了。”

两个少女一起向森林走去。

然而在这个游戏里,再温柔的人也可能是罪犯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该死!

谁能想得到那个羸弱的小小姐会对自己下手,都怪自己太不注意了。

随即,尤妮娅的眼神暗了下去。

因为明明,她们明明就是恋人啊!为什么还要敌对!抢走她的GPS和地图,虽然这东西对她更有用一些,但还是不能忍受

恋人的欺骗!

在几个小时前,她还为遇到的是维蕾娜而不是其他人而高兴。看到对方拿着枪却不知所措的样子,就知道平时弹奏钢琴的

这位淑女,不会向别人举枪。但是却不代表别人不会伤害她,所以作为恋人,一定要保护她!

尤妮娅收下了维蕾娜的手枪,将她护在身后,指了指显示屏上距离最近的位置,对照着地图来看。

“这个山洞里有人,而且一直原地不动,嗯,去看看吗?”要征求恋人的意见呢。

“可以,但是不能......”

“耶!”不等对方说完,就自顾自的向山洞走去。

走了一段路程,才发现那个小小姐没有跟过来。

“是本小姐跑的太快了吗?”于是往回走。

等到颈边吹过微微凉风时,猛的回头,却因为头上的撞击而昏倒。

维蕾娜的力气不大,但是拼尽全力的力度足以把尤妮娅砸晕。

意识渐渐模糊,看着维蕾娜拿走了GPS和地图,把枪放在了自己手中,最后只感觉到额头上有一抹温热。

“一会见。”最后一句话。

维蕾娜找了些灌木丛把尤妮娅挡着,在她醒来之前不能让她被别人发现。然后自己就走了,去了那个山洞。

原因?

尤妮娅是个好战分子,以至于维蕾娜并不相信她不会伤害任何人。

可以,但是不能伤害别人。

这样不想伤人的小小姐,在见到同样是和平主义的玛格丽特时,心情不由地好了。

尤妮娅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,检查了一下手枪,嗯,一共只有八颗子弹,要省着用。

正计划着向哪走的尤妮娅听到的摩擦声,从草丛中传来。

“姑娘!好久不见!”

其实来这座岛之前才见过。

尤妮娅打心底里讽刺着伊特万的话。

在学院中,女多男少,单从男性生来就比女性强壮一点看出,现在这种时候碰到一位男性可是死路一条,更何况尤妮娅走

运了,碰到的是称为男子组最强者的伊特万,更是维蕾娜追求者的伊特万,总的来说就是:情敌相见,分外眼红。

作为退隐多年的大姐大,尤妮娅表示:即使是情敌,这时也得坐下谈谈。

“你在这的话,你维蕾娜呢?”

一上来就问她的情况吗?!

“你该不会把她扔下了吧!”

如果说是自己被扔下,那可能会被嘲笑死。

“你真是个混蛋啊。”伊特万举起枪,“如果我在这杀了你,维蕾娜也不会怪我吧,没有人知道的......”

“等等!”在扣下机板之前,“我刚才见过她!”

“那你不跟她一起!”你不去保护她留在这干嘛?伊特万如是想。

“她!她......她和别人一起走了。”尤妮娅在关键时刻撒了谎,仅为了自保。

“......”

伊特万这下有些傻眼,这代表自己又多了一个情敌吗?不过没多久就爆笑出来。

“哈哈哈哈!你这蠢货是被甩了吗!哈哈哈!”

真的是,见到敌人吃瘪无比高兴的伊特万,笑到没有力气举枪。

“......呵呵呵。”附和着笑了几声的尤妮娅,看着对方笑成两百斤的胖子。

“哈哈哈!好啦好啦!哈哈,不打趣了!”他把长枪搭在肩上,“带我去找维蕾娜吧!反正都是敌人,消灭一个是一

个。”

少年的思想很危险,少年你是在玩火。

好吧好吧,看来比起武力,还是斗智商比较合适。

两个人一起计划着往哪走的时候,森林深处传来了枪声。

游戏打开了第一枪,接下来当然是往枪声处走,如果不慎死亡,至少能看看第一个死的倒霉鬼是谁,然后嘲笑一番。

是的,真是容易满足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呜哇——!”

艾米丽看着面前这位手拿玫瑰的小姐——弗朗索瓦丝。

“即使都是女生我也不想看你的裸体,背叛罗莎的想法还不存在。”艾米丽叹了口气,将球棒按在地上支撑着身子。

“这种事情早就该习惯了吧?”弗朗索瓦丝被迫重新穿上衣服,“啊啊,真是可惜~”

“喔唔!要我说的话没什么可惜的。”罗萨莉亚从旁边的树丛中走出来。

“哇!惊喜!”

“算不上什么惊喜的,如果你愿意给我血的话,我可以给你力量哦!”她晃了晃手中的烛台。

魔法部的成员之一,谁知道为什么学院里会有这么个奇怪的部呢?

“算了算了,用血做祭奠的不都是坏人吗?我可不想使我纯洁的心灵被玷污呢~”她拿出背包里的玫瑰,“姐姐我就被分

到了这样的东西,在可怎么办呢?”

“你不挺喜欢这个的吗。”

“啊?但是这种时候玫瑰是派不上用......”

碰——!

罗萨莉亚看着艾米丽打晕了弗朗索瓦丝,而且一遍不够还多打了几下,看着从头部涌出的血液,不得不感慨真是残忍啊。

艾米丽向她伸出手,她从包里拿出手帕递给他,“为什么先动手呢?”

对方用手帕擦拭着球棒上的血迹,但貌似有一些渗进去了,“等着她先动手吗?你翻翻她的包。”

罗萨莉亚将信将疑的做了,隐藏在玫瑰之中的炸弹,防不胜防啊。

“尸体,留在这吗?”

“......嗯,反正我也不想怎样。”

“那你先回避一下。”

“你想干嘛?”这家伙对尸体有什么癖好吗!

“一个仪式而已。”

“好吧。”艾米丽转过身去,后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艾米丽陷入沉思,自己为什么会动手啊,杀人可不是英雄会做的事啊,可是啊......可是,有一种愤怒的心情在疯涨。弗朗

索瓦丝,传说中世界的初恋,她的爱给了所有人,没有人相信她是专一的,但就是这样一个风流的人啊,曾经是罗莎的恋

人......不能接受,不能接受!

罗莎永远只能是她一个人的!所有和她争抢这份珍宝的人,都不可原谅!

爱能使人扭曲,这真糟糕。

“好了,完成!”罗萨莉亚拍了拍手,而艾米丽好奇的凑上去看看。

“......”

尸体被翻过来正面向上,脸上的血迹被擦干净了,脸色苍白的不像话,一直束着的头发被披散开来,耀眼的金发有些被血

染红,她的裙摆铺散整齐,双手叠加的放在胸口,背包里的玫瑰铺满了她周围的土地,阳光打在她身上,显得朦胧,仿佛

一切都不真实。

睡美人将永远沉睡。

“祝你安息。”

“......”

艾米丽无法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忏悔,看到弗朗索瓦丝的最后模样还是感到惋惜。

要怪就怪这个世界吧,真是糟糕,随便的推卸责任了啊。

“为什么呢,这个......葬礼?”也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了吧。

“对死者的尊重,而且我也是有报酬的。”她摇了摇手中的小玻璃瓶,鲜红的血液在里面翻滚。

艾米丽瞥了一眼,“接下来呢?我们去哪?”

“唔,我想去找索菲亚,如果你想去找罗莎那就在此分别了吧。”

“啊,也好,那就......!”

啪——!

一声枪响,就从不远处传来!

“怎么回事!”

“走!去看看!”艾米丽拉着罗萨莉亚向刚刚走的地方跑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女子组死亡2人

4号 弗朗索瓦丝·波诺弗瓦

20号 安妮·柯克兰

剩余26人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法先死貌似成了定律啊,【土下座】不过给了她一个好的死相(?)貌似没什么不对啊!
名字都是我在网上找的,如果有不认识的我可以指认一下,娘塔里女子组会变男子组是不错,但是我知道的名字设定太少,希望可以提供一下,不然真的不好意思让匈哥独挑男子组大旗啊!
希望有人会喜欢,谢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