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三餐吃什么

这里是洺(ming)礿(yue)





世界是不可能和平的,我却还抱有希望

【也青】你好,再见

最好还是别看,我自己都看不懂了(隔了一个月才写完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【o】


最近我收了个奇怪的病人,他本不该我负责,不过原来的医生请假,主任就把这事交给我。


听说这位爷是某个集团的三少爷,身子金贵的很,在没见过他之前,在我心里也就是一个执绔子弟的形象。不过见面后发现,我真是思想片面,本人好太多,不需要人操心,明明是病人也没个人照顾,每天早晨都会在楼底下打太极,虽说我不太懂为什么,但我也不太过问。


他说他曾经是个道士,我不禁想起茅山,却在“曾经”两个字上琢磨。他可能看出我的不解,说他早就入世了,现在是个行者。


呵,这神仙般的人也还俗了?


你怕是没谈过恋爱。我如是说。


他撇着嘴,怎么就没谈过了?我恋人还挺漂亮的也,就是江南美人模样。


我笑了,他是想因这事跟我拌嘴吗?谈到对象倒是来了精神啊!


那你们现在关系怎么样?


......


不怎么样,就分了呗......


虽然听他讲的风轻云淡,可我就不相信他是怎么容易放下的人。


【l】


最近医院的小护士们又疯狂了,都跟我聊着那个俊美的男人是谁。


我白眼一翻,你去问不就好了!


结果小护士们都红着脸跑了。


哇......矫情。


他来的第一天就告诉我他叫诸葛青,谢谢我照顾王也。


我一时蒙了?嘴里吐着意义不明的“不客气”。


诸葛青时常上医院来看王也,和他开玩笑,讲见闻。王也爱搭不理,总皱着眉头。


我问诸葛青:你们俩是不是关系不好啊?


关系不好会天天探望吗?关系不好会推心推腹吗?我可真是个傻子问这种问题。


诸葛青提了嘴角:“是打过架的好兄弟啊。”他揉了揉鼻子。


只不过,命里我们本不注定。


他话说的弯弯绕绕,我还听出了缠缠绵绵的意味。


我真该戳了自己的瞎眼,上一次看他俩啵嘴时就该了......


【d】


王也一直跟我提出院的事。


确实,他也没什么毛病,可以说健康的很,可医院并没有批准。


我不懂了。


当出院通知下来,诸葛青已经好久没来了,王也出院,接他的也只是一群穿着工作服的人。


“哪都通。”


我喃喃道。


之后,我还是个小医生,做着分内的事,加着救命的班,做着卖命的活。


我接到一个陌生电话,错按了接听键后,我听到了诸葛青的声音。


很是沙哑,我还以为是信号不好,直到我见到他才知道......


怎么哪都不对了!


他的样貌依然迷人,在暖光的作用下,边角开始模糊了。


我不懂异人的世界,他们在我眼里,那就是漫画里的神,那是我比不上的。他们能力非凡,长生不老,不食人间烟火。


我错了。


他们是凡人啊,他们落了红尘,他们是尘埃本身,他们同样渺小,时间岁月并没有放过他们,他们同样会老,出现一道道细纹,头发慢慢少了,白了,眼睛花了,瞎了。


但也请别......伤的那么重啊。


我攥紧了手,强迫自己低下头不去看他,不去看他淡色的头发,不去看他失焦的眼睛。我的眼泪不知怎的,都不愿在我这待,跑出来,死在我的衣服上,染深了我的衣服。


我觉得我没有声响,就不会对他产生影响。


他好喜欢笑啊,这次也笑着,抹了我的泪。


“别哭啊。”


声音太轻了,一出来就散了,像雾一样,让我不敢打扰,许是我静静地,他就存在的久一点。


他握着自己的手,讲着往日。


我看他布着伤痕的手,忘了今时......


【y】


友人坏了男孩的命格,自己受了反噬。


他们本以为,好几年的相处,剩下的日子也能一起过了,谁知道呢,老天就少算了一个人的时间。


如果可以,友人想将以后的每一秒扩成一小时,一天,一个月。


做不到,做不到的。友人在初尝试后,就直吐了血。


如何影响一个将死之人的命格啊,再厉害的奇门也不管用。


男孩急了,他说啊,“我的每天都是他的一秒,往日我不信神不信仙,但今天。”他跪下,望天,“佛祖在上,先祖在上,自命不凡者——诸葛青,愿与王也,承受一切因果。”


声音也不知飘去了哪,老天听见没。


只是,友人还在睡,男孩依然守着。


直到,友人醒来,男孩累了。友人好了,男孩老了。


命里无深缘,想改命,却少算了天。



【o】


再一次,我接到了葬礼的通知。


【u】


哪有医生参加病人葬礼的,我从未听闻,而且诸葛青不是我的病人。



【n】


王也,我真正的病人,现在像极了病入膏肓的模样。


“老青跟你说过什么。”


“......你们的罪。”


“何罪。”


我叹。


“逆天改命......跌落凡尘。”


你们啊,是天定的神仙,一见烟火就回不了头。



【g】


王也的眼神淡漠,由伞形成的雨帘也挡不住他的视线。


诸葛青很好看,即使照片是黑白的。


再大的哭声也被雨盖住,再剧烈的心也被压的死死的。


而王也的心,怕是真的死了。


—END—


2019.1.11


想画这样的小故事

大晚上的,两个人躺在同一张床上,老王看着青的睡颜十分心动,想啵一个,又怕整醒了青。


纯情处男思考方式,来来回回的犹豫。


但其实


老青没有睡!


就以平常的眯眯眼,看着王也纠结,看不出他睡着没有啊!


青心里想着:老王难不成魔怔了?


第二天,两个人醒来。


老青:你昨晚上做了什么?


老王:???


我做了什么,老王陷入自我怀疑。


——————


好像过于傻了


唠嗑12.22

想找人唠嗑被拒绝来着......


我这人吧,喜欢当和事佬,她们明明是我碰不到的星星,我却妄想着帮忙。


想一下就觉着自己可笑,就对自己产生厌恶。


我会处理人际,但不擅长主动,认错是我的主旋律,所以朋友总觉得我与世无争。


这是个笑话,我不无争,因为不重要的事就没必要去争,能和解的事就没必要吵。


这两天说的话比我前一个月还多,因为我碰上了一件和本人相似的事,导致心态崩了:


简单的讲就是,A和B聊天,A和B互相不理解,都不认为自己有错,A带一些人退了群,B和剩下的人说A的不是。


我不了解事情的原委,好像是因为一些个人的照片外布的事情,各有各的说辞,A说B不尊重,B说同一个班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
我不想为谁辩解,但我伤心啊,同一个群体,同一个班级,却要因为不愉快分成两个世界。


我希望她们不要吵了,开心多好啊,聊聊多好啊,不要说剩下多久,至少我们走过那么久。


她们都是我在乎的人,都是我不想伤的人。


走了谁,都不好过。


逼着我拔刀,也只能扎我自己。


【也青】年降

本来只想写段子的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[10 5]


王也在红墙旁的矮树下,接住了一个白净的小孩。


自己的出现点亮了孩子眼中的灯,也是心里的。


王也将他交给宫女,自顾自走了,毕竟素不相识。


素不相识的男孩挣开了小姐姐的手,扯上王也的袖子,童声似叮咚泉水敲着他的心。


第一次:“我喜欢你。”


[13 8]


那孩子叫诸葛青,此时蹲在王也面前,手里捧着一碟卖相不好的酥饼,上方对着的,是


一双盛满期待的眼睛。


王也放下手中的竹简,叹了口气道:“这种事情,拜托厨子就好了,你看你,脸又脏


了。”


诸葛青一听,抬起手使劲搓了搓自己的脸,若不是王也接着,自己半天做来的酥饼就要


被灰尘缠上了。


“嘿嘿~你快尝尝!”


“是,是。”王也夹起一块,要往嘴边送。


诸葛青撑着脑袋一晃一晃,开口道:


“王也,我喜欢你。”


随着饼落在地上,诸葛青有些可惜。


王也楞了神,红了耳根,心想:这饼啊,怕是吃不得了。


[20 15]


“张罗~张罗~”


诸葛青霸占了王也的书桌,躺在上面翻着绘卷。


“老王啊,这么多好姑娘你一个都看不上?”


诸葛青问了多少次,王也就摇头多少次。


诸葛青也摇头,“啧啧,我们老王可真是不食人间烟火啊~你是神仙吗!”


王也笑了,看着他说:“谁说我不食人间烟火的。”


“呦!”诸葛青爬起身,“老王,可是心里有人啦!”


王也不答,只是看着他。


看的他心慌,看的他脸红,看的他不禁想着:


神仙,下凡了。


[26 21]


诸葛青接了父亲的兵权,接了这份责任。


“老王啊,我就去边境玩一圈,又不是不回来了。”


“打仗就被你说成这般儿戏吗!”


王也的眉头在诸葛青请缨领兵后,就没舒开过。


诸葛青托起他的脸,在他的双颊上各吧唧了一口,又用拇指点了他的唇。


“等我回来,这也交给你。”


王也是真的对这狐狸无语了,拨开他的刘海,嘴唇轻触。


“不可,不够,你回来后,我就要了全部,嗯?。”


诸葛青打着哈哈,掩饰自己的羞。检查了一遍着装后,摆摆手走了。


“等我回来哟!”


他是,潇洒若风。


[26 21]


诸葛青回来了,带回来一个姑娘。


那是南国的公主,来通婚的。


“......”


诸葛青和王也共处一室,两个人默不作声,恰有坐一夜的打算。


诸葛青的性子先耐不住,“老王,你打算跟我在这坐一夜吗!”说点什么好啊。


王也泯了口凉透了的茶,语出惊人:“是啊,打算跟你‘做’一夜的。”


诸葛青并没有反应过来两句话有什么不一样,倒是王也先一步将他按在书桌上。


“别想了,就是这个‘做’。”


诸葛青知道自己脸红了,因为很烫,不知道是羞红,还是王也的目光。


是泪啊。


诸葛青伸手缠上王也的脖颈,吻上他的唇,轻轻的,易碎。


“王也......明早醒来,我叫你陛下,可好。”


不好,不好。


说不出口的话,随着王也的回吻彻底消失。


我们啊,是君,与臣。


[27 22]


王也大婚。


据诸葛青说,南国公主是个性格极好的人,压得住王也,也不疏贤惠。


他说的时候,脸上只有逞强。


诸葛青把新娘夸了半天,从刚开始化妆,夸到盖了盖头。那些不重复的美妙陈词,让诸


葛青收获一大批伴娘粉丝。


酒席中,诸葛青认识了很多人,最特别的是那个圆滑的男孩,张楚岚。


他们很聊得来,他们都对河山无限向往,所以当张楚岚说带他一起远行时,诸葛青毫不


犹豫的答应了。


自己这......是在逃吧。


神坛上,王也失了一贯的惰态,今日的他,“笑容”满面。


一拜。


神仙下凡了。


二拜。


神仙,还是神仙。


三拜。


那是我永远的,不可及,不可得......


入...洞房。


[27 22]


诸葛青请辞,将一切事务交给了有能力的自家后辈。


王也批准了,没有犹豫。


诸葛青收拾包裹时,王也不期而至。


“我以为你会带很多。”


“带些必要的就够了,盘缠也早就收好了。”


诸葛青背上包裹,转身要走。


“青!”


他停下了脚步。


“......你还回来吗。”还能再见到你吗。


诸葛青轻笑。


“老......陛下,这里才是臣的家,臣自然会回来的。”


王也松了口气。


为什么舒气呢,他回不回来很重要吗?


他知道答案。


[29 24]


王也收到了诸葛青的信。


是几年来第一封。


信上说,他走过西域,游过江南,穿行东方,唯一不想去的,就是原地。


“......南方水好啊!姑娘也漂亮!有太多稀奇东西,要不要我给你带点?......之


后就要去塞北了,绕着你走!我去看天地一白,看大好河山!......绝对绝对不要来找


我!找不到的,你来,我就躲。”落款旁还勾着一只狐狸。


王也看出来点孩子气,自己也就笑了。


[30]


今年也没有回来呢。


[31]


春天。


王也收到了张楚岚的信,他说今年就回来。


王也因此兴奋了好一阵,宫中上下也稀奇了好一阵。


这种欢快,在张楚岚回来后,消失殆尽。


“我劝过他了,我说你还有眷念,你还有家人,他们在意你啊......我是孤身一人,没


关系啊。”


“......”


“他说,没有,什么都没有,一切都交代好了,除了唯一的变数,都交代好了......那


个变数,也不重要。”


“......”


“那边很冷啊,但还是寻了处极寒之地,将他放在那,不孤独,呵,宝宝陪着他


呢......”


“......什么时候。”


“在...昨年...正月...我们本想着...游完就回来...过...年......”


明明已经无法控制落泪的情绪,却还是想说完这个故事。


张楚岚想说,但王也不想听。


荒谬。


都是荒谬!


暖阳高照,他却似置身冰窖。


一步。


你许我桃花,我许你相伴。


二步。


这伴着伴着,怎么哪就不一样了呢。


三步。


我想与你再看一次春桃。


王也走到当初的矮树下,如今已经高出院墙。


如果我当初没接你该多好,看着你摔地上,我一定会笑。


别!别!别!这要摔伤了,我得心疼死。


得了,现在死了。


王也负手而立:“我爱......喜欢你。”


说给谁?


给风听。


—END—


2018.12.4


你有病

cp:米英

标题简单明了,嗯

文笔差,随便写写就当520快乐了

好茶是老铁闺蜜的关系,全场演绎最佳「荔枝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盯着面前白花花的墙壁,自己也不知道在这里坐了多少个小时,总之等到他双腿麻木想站起来时,王耀就进来了——顺道带了一盘荔枝。

“好了好了,说说看吧,你那里不舒服。”王耀翘着二郎腿,将长长的袖子挽在胳膊上,双手剥着荔枝,好吧,全然没有一位医生的模样。

“身体并没有什么不舒服,只不过心有点堵。”

“得了吧你,没什么不舒服你挂我耳鼻喉科!”他将果皮和果核放在了卫生纸上,“还是说你只是单纯的脑子有病,嗯......精神科出门左转一直走。”

“嘿!能看精神科我还用问你!”见王耀一脸智障的看着自己,“呸!你才脑子有病!”

“不打趣了,我们的柯克兰少女遇到了什么感情上的难题了吗?好吧,除了这个我也想不出其他你来找我的原因了。”除非你又把厨房炸了。

“啊,那个......”亚瑟支支吾吾的,倒是有了青涩少女的娇羞感,但这使王耀一阵恶心。“今天早上你出了门之后,阿尔弗雷德就翻过了阳台过来。”

自从把阳台的墙打穿过后他就经常这么做,好吧,其实隔壁那群人都这么做,仿佛拿出他们的备用钥匙开个门是一件无法原谅的事,甚至都不愿意敲门。

“他说他喜欢我。”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亚瑟的脸已经红到耳根,房间里的空调并没起什么作用。

王耀拿起刚剥好的荔枝塞到亚瑟嘴里,甜甜的清凉的感觉滑入口中,“等会下班多买点吧。”

“我在冰箱里放了两天了也不见你吃啊。”

“谁知道这是什么呢。”

“言归正传了啊!既然他跟你表白了,你想怎样。”王耀嘴里嚼着荔枝,“想拒绝他吗。”

“嘿!这是当然的吧!他比我小了四岁,生活方式完全是一个小鬼!”

“他已经成年了,至少在中国法律上讲。”王耀吃掉了最后一颗荔枝,“我记得他刚搬来的时候你说那是你的菜。”

“那是因为我还不了解他。”

“那现在了解了吗?”

“......”

王耀看着桌子上已经空掉的水果盘,摆摆手道:“亚瑟,如果你也喜欢他,就回去回他一个吻宣誓主权,如果你不喜欢他,那就给他发消息说你是我的人。”接着端着盘子出了门。

等到他再回来时,座位上已经没有人了。

好吧好吧,都是小鬼而已。悠闲的吃着荔枝的王耀如是想着。

阿尔视角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亚瑟还没有出门前,我和室友玩真心话大冒险,不出所料的输了,我就知道弗朗西斯他们拉着我玩这个游戏准没好心,不过还是愿赌服输。

他们三个激烈讨论了一会,基尔伯特跟我说:“亚瑟就在隔壁!你去和他告白!超级简单吧!”

个屁,不过hero我还是去了,毕竟愿。赌。服。输。

然而当我对亚瑟说出:我喜欢你的时候,他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,我的心也不在怎么跳的厉害,就像我真的喜欢他一样......

诶?我喜欢他吗?!

诶!!!

当我回过神来时,亚瑟已经跑出去了,我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,会不会被误会啊。

于是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弗朗西斯他们说我干得好!然后去找新的玩伴了。我打算在这里等着亚瑟,总有直觉告诉我亚瑟会来找他的,我就一直等,还顺道和那大蠢熊打了一架。

我等睡着了,将我唤醒的是一个吻,听起来像睡美人,不过这个吻软软的甜甜的,尝起来像荔枝,然后鬼使神差的,我按住了这个毛绒绒的脑袋,加深了这个吻,对方的吻渐渐变得无力,好吧,我好像把别人弄窒息了。

我松开手,就见亚瑟跪坐在地上剧烈的呼吸,而我......好吧心跳已经不受我控制了啊!

“我,我也喜欢你。”亚瑟的脸红起来了,就像......荔枝?好吧!我肯定是中毒了。

但是我非常高兴!我也喜欢亚瑟,即使在被坑告白之前我都不知道,但是现在我对他的爱,天地万物无法比拟。

我抱住了他,闻着他红茶与玫瑰的气息,莫名的让人安心和愉悦。

“那个。”

嗯?亚瑟还想说什么吗?

“我是上面那个,对吧!”

即使是现在骄傲的样子也非常可爱啊,但是呢。

我对亚瑟笑了笑:

“不可能的。”

后续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王耀真的很后悔,自己家的老铁被猪拱了,吃了自己的荔枝不说,还总是来自己的套间秀恩爱!嘤嘤嘤——老铁都不怎么和我玩了,心酸......